第1段 本段解說
原文

齊宣王見顏斶 詞解曰:「斶前﹗」斶亦曰:「王前﹗」宣王不說 。左右曰:「王,人君也。斶,人臣也。王曰『斶前』,斶亦曰『王前』,可乎?」斶對曰:「夫斶前為慕勢,王前為趨士。與使斶為慕勢,不如使王為趨士。」王忿然作色曰:「王者貴乎?士貴乎?」對曰:「士貴耳,王者不貴﹗」王曰:「有說乎?」斶曰:「有。昔者秦攻齊,令曰:『有敢去柳下季詞解 詞解 五十步而樵采詞解者,死不赦﹗』令曰:『有能得齊王頭者,封萬戶侯,賜金 詞解。』由是觀之,生王之頭,曾不若死士之壟也。」

譯文

齊宣王接見顏斶,說︰「顏斶,過來。」顏斶亦說︰「大王,過來。」齊宣王很不高興,左右說︰「大王是國君,顏斶你是臣子,大王叫你過來,你又叫大王過來,能這樣嗎?」顏斶說︰「我過來,是仰慕他的權勢,大王過來,是禮賢下士,與其讓我仰慕權勢,倒不如讓大王禮賢下士。」齊宣王聽了十分氣憤,臉色大變說︰「國君尊貴?還是士人尊貴?」顏斶回答︰「士人尊貴,國君並不尊貴。」齊宣王說︰「有論證嗎?」顏斶說︰「有。從前秦攻打齊,下令說︰『誰敢在柳下季墳墓五十步內採薪,死罪不饒。』又下令說︰『誰拿到齊王的頭臚,封他為萬戶侯,賞金二萬兩。』由此看來,一個活著國君的頭顱,還比不上一個死去士人的墳墓。」

其他段落:第1段 第2段 第3段